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海龟

这篇文章忘了最早出自哪里了,写得比较有趣,尽管没有提到宋教仁案的问题。文中有争议的地方不少,不过一点是肯定的: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海龟——在国内同志浴血奋战的时候,美国公民孙逸仙在万里之外坐享中华民国“国父”…

——————————————————————————————————————————————————————
写这些一般认为基本有定论的人物的,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些东西是预备写给我未来的孩子看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他/她知道,历史上原来有这回事,至少
说可能还有这回事情,仅此而已。现在教科书在我能预见的未来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是写给孩子看的,让他在接受教科书教育的同时,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学会一
种分析问题的方法,培养一种兼容并包的思想,这就够了。要在市面上找到一本不太一样的书不是件容易的事,中国也真是经常有搞怪的东西,有些事情你不让别人
做,别人不做就是了,干嘛非要不让别人说呢。
   写历史上的人物,大致有三类很有趣的现象。
   第一类是妖魔化,论其原因一是与可能被论者有掘祖坟式的仇恨,譬如李敖之于蒋中正。之二是可能有政治等利益需要或者环境压力,譬如能象陈寅恪晚年那样坚持的历史学家就不多见。
 
 
第二类是神化,论其原因则一可能是受过被论者的隆恩至少是感触极深的滴水之恩,譬如胡适就是极少数不被李敖攻击却还颇为推崇的学者之一。说这话不知道会不
会收到律师函。其二还是政治因素,或者为尊者讳,“你办事情我放心”,有否这事大家可以尽可争论,但是,我钦点了你,你还能说我有错?
  
第三类则相对比较客观公正。此比较可取,尽管也可能存在问题,譬如因为每个人拿到手的历史资料是不一样的,往往会得出不一样的结论,这是技术性的缺陷,只
要不刻意去歪曲它,至多是个求同存异了,治学者大可以随着资料的充实不停修正自己,这实在不算是一个大的错误。
  
治史还有个问题,有些人喜欢研究大事件,通过大事件去探索历史的脉络,有的人则可能会专注于一些小细节,《元白诗笺证稿》里陈考证杨贵妃是否以处子之身入
宫,钱钟书便很不以为然,陈却是为了说明“唐源流出于夷狄,故闺门失礼之事不以为异。”方法论的不一样罢了。题外话了。
  
  
先说孙文的名字,不少人有误解。孙名文,字德明,号逸仙,广东香山人。我们更熟悉的孙中山,这个名字颇有来由,当年孙文流亡日本,住旅馆都不敢如实登记,
他的黑社会朋友平山周写下了“中山”两字,估计孙觉得不妥,后面加了个“樵”
字,因此中山顶多就是个日本习惯的姓而已,居然成了堂堂国父的大名,倒是有趣,热血青年们抵制日货时怎么没顺带把这个也抵了,这就奇怪了,估摸着是没弄清
是这么回事。孙还有个大号叫“孙大炮”,盖因演讲颇为煽情,亦有说是袁世凯叫出来的,因当孙向其承诺把全国铁路延长至20完英里。孙的另一个雅号是“孙博
士”,历史学家语言学家争论考证不休,一般认为孙医生是比较可信的,听起来好象就没那么爽了。
  
孙是个成功的海龟。头顶“近代民主革命的先驱”、“国父”、“先总理”等头衔,孙在国共两党都是很有面子的,盖因辛亥革命之故。孙自己也说,反清英雄第一
洪秀全,他是第二。较起真来,孙之于辛亥革命,更多的是象征意义,武昌起义那会,当黄克强在指挥着众多起义者浴血奋战的时候,他还在美国科华拉多州华人餐
馆卖力地刷洗盘挣生活费呢。为尊者讳,据说不是在刷盘子,是在那旅游,那就旅游吧,劳动又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反正不在国内就是了。不管怎么说,算起
来,孙算是中国历史上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海龟了。
  
孙是个粗人,至少不是个读书人。吴稚晖当年就不想见孙,认为孙是个绿林人物,甚至可能连字都不认识。吴是个文化人,虽然喜欢偶尔在荒郊草丛中拉野屎。孙聪
明就聪明在重新阐释了三民主义,这可是个当时极有市场的产品,销路很好。这是孙一辈子做得最成功的一笔生意。
  
中国的历史上,理论是很重要的,理论大师们往往名垂青史。钱穆先生总结说,诸子百家之后中国鲜有治国的理论大师出现,是因为他们居庙堂之高,本身就在一线
实践了,理论的出现需求性不足。“孙氏理想,黄氏实行”。孙在这一点上真是得分不少。这个应是孙或者说以孙为首的团队对中国革命最大的贡献。
  
孙是个融资高手。纵观孙的一生,多半时间都是在为筹款而奔忙。要是孙活在现在,倘若没干革命的话,兴许也是资本市场某某系的大佬了,应该不会逊色于唐某顾
某。“十可报百,万可图亿,利莫大焉,机不可失也”,听起来就象某个私募基金在搞地下融资,这却是号称近代中国最早的革命团体“兴中会”的章程,每个会员
缴纳底银五元——兴中会除了革命救国外,“兼为股友生财之捷径”。老鼠会。齐家治国平天下,倒是笔好买卖。
  
但凡融资高手都容易出现财务问题,孙也有过几次污点记录。陶成章等人就指责孙在汇丰银行有巨额存款,甚至说贪墨了2万革命经费,《孙文罪状》当时影响广
泛。有无此事自然是各家之言了,但孙喜欢独揽经费大权,不实行财务公开,却是容易引起合理怀疑的。另一次,孙更是有口难言。当年受袁之命监修全国铁路,孙
坐着当年老佛爷专用的豪华列车全国视察,排场之极,最后铁路还没修一公里,钱却花得差不多了,报表甚是难看。
  
孙还是颇有黑社会背景的人。早年孙中山加入了致公堂,被授予“洪棍”之职,当年的致公党就是洪门了。不过也没什么好非议,华侨加入帮会是有传统的,盖因远
离家乡,势单力薄,抱成一团有个照应,自救而已。几个月前一个同学就发邮件来说,旧金山一个华侨帮会老大被杀了,可能会引起大规模的报复。如今米国法制健
全,倘且如此,更论当时。在日本,山口组的几个派系孙都吃得开,黑龙会的头山满等人影子伴随了孙的大半生。
  
说到孙的黑社会背景,还得提一下陶成章被刺案。同盟会和光复会作为当时最有影响的两个革命团体,一直纷争不断,其关系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当年陶作为光复
会的领袖,在自己的地盘上人气甚旺,眼看着就要成浙江都督了,却被一个毛头小子枪杀在医院。这个蒋姓毛头小子日后成了委员长。就跟袁世凯之于宋教仁被刺案
一样,孙成了幕后的最大嫌疑人。当然法无定论,陶成章案、宋教仁案、江南案、两颗子弹案……以后还会有许多。
   孙是个性情中人,有民主思想而又喜欢做点专制的事情。
 
 
一是中华革命党的事。二次革命失败后,孙痛定思痛,开始改造国民党为中华革命党。“愿牺牲一己之生命自由权利,附从孙先生再举革命”、“永守此约,至死不
渝。如有二心,甘受极刑”。这个是入党会员的宣誓。按指印、立誓盟,并向孙本人宣誓效忠,颇有独裁之风,以至与黄兴、胡汉民等人都看不下去了,在这个艰难
的时刻弃他而去。
  
二是定都南京的事情。原本参议院投票结果以参以20对8的多数票决议定都北京,因那是袁世凯的地盘,孙黄施压,参议院居然又民主决议定在南京。为了有效限
制袁的专制,便可以用专制来让堂堂参议院出尔反尔。五十步百步了。日后中国历史一次不行再来一次的闹剧时有发生,真是一脉相承。
  
三是民国变党国,党在国上。这是孙最应该背负的历史责任。在经过诸多失败后,孙把目光投向了俄国。“现尚有一事可为我们模范,即俄国完全以党治国,比英、
美、法之政党,握权更进一步。”1924年,孙的“党在国上”的理论新鲜出炉,三民主义被束之高阁,党在国上倒被演绎得炉火纯青。这个政治遗产日后国共两
党均以承继,贻害无穷。
   孙一生最郁闷的恐怕一是总觉得银子不够用,二就是没有一只自己的武装,“如一丘之貉”的南北军阀们一个个都不听他的指挥,也许,这也是中国幸运的地方,孙多少是有点推崇武力的人。倘若有一只孙家军,恐怕他也成了混战中的一员。
  孙是不大喜欢的示威游行那种小打小闹的,“如果给你们五百支枪,你们能找到五百个真正不怕死的学生托将起来,去打北京的那些败类,才算是真正革命。”孙对五四运动是不太感冒的,也许在他看来,那威力还不如孙大炮的演讲。
   当年因军权财权受掣肘,孙与广东督军发生冲突。孙下令炮轰位于市中心的督署。舰长怕伤及无辜,不肯开炮。孙推开炮手,亲自点火放炮。宋教仁被刺后,孙亦是第一个提出要武力讨袁的。这也是孙给日后中国历史留下的一个弊病,动辄就用武力来解决政治分歧。
   孙被尊为国父,也干过不少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国父不是全国人民叫出来的,是国民党内的决议。
 
  一是对日借款问题。前临时大总统成了通缉犯后,孙再次流亡日本。 “此时若在中国内地发生动乱,必给日本外交带来极大好处。”
孙分析给日本人听;“即便附加任何条件,也靠阁下在日筹款。”这是孙为了进行第三次革命,在日筹款时开出的对价。这些都是孙对他的日本熟人犬养毅说的话。
在日本他是有许多的熟人的。
  
另一个广为流传的与犬养毅的对话倒让孙显得比较可爱。犬养毅曾问孙:“您最喜欢什么?”孙答:“革命!推翻满清政府。”“除此外,您最喜欢什么?”孙注目
犬养毅夫人,笑而不答。犬养毅催问:“答答看吧。”孙回答说:“女人。”犬养毅拍手:“很好,再次呢?”“书”。
  
二是满蒙的问题。为了争取日本支持,孙承诺“中国新政府可以东北三省满洲的特殊权益全部让予日本。”权宜之计也罢,出卖国家利益也好,孙的秘密外交此类记
录不少。二十一条在历史上是算在袁世凯的头上的。近年来,学者们也终于开始承认似乎另有隐情了。袁既不愿接受,又不敢拒绝。遂一面拖延谈判时间,一面指令
谈判代表把此事泄密,以期引起国际干涉。当事者之一的顾维钧的说法可能是比较客观的。算起来,孙的对日承诺可以成为二十一条的前言或者基本准则了。孙日后
跟苏俄国走得那么近,除了对革命模式和革命道路选择的重新考量外,与苏俄做的几笔大买卖换得了支持恐怕也是重大原因。“天真如处子”。这是列宁对孙的评
价。
   “惟英雄能活人杀人,功罪是非,自有千秋青史在;与故交曾一战再战,公仇私谊,全凭一寸赤心知。”这是陈炯明给孙的挽联。
   “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据说这是章太炎写的挽联。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