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从辛亥到甲申 (1)

这个系列先由陈炯明先生的语录开始吧。选自http://www.chen-jiongming.com 中国自强之道 (1927年冬《刍议》)   中国自强之道,只须集中全民族的力量,在秩序安宁之下脚踏实地,步步前进, 不要走错路径。当能于最短时期发挥能力,缔造新国,负起东亚主人翁的责任,出 与列强共谋全人类的和平幸福。其道至为平庸,无事奉列宁为导师,惊华盛顿为天 人也。中国历史自有其特长,亦自有其特短,于其长处发挥而光大之,于其短处匡 正而补救之,为术亦至平庸,不必左右东西文化、轩轾科玄学说也。 不加入中华革命党之理由 (1915.10.15)  弟与(孙)中山,本无丝毫意见,其改组新盟,实在去岁,维时居东同志,如黄,李, 柏,谭,林,熊诸公,以及各省重要党人,多半以其章程誓约,有背民党宗旨,均 期期以为不可,未敢盲从。。。。   至章程誓约,应否改良,判诸良心已得,无须赘述,述之反近诋□。现在国事已急, 吾人只求宗旨坚定,切实向革命做去,各尽天职,至将来大功告成,党事自有一致之 日,无须远虑也。 【覆叶独醒等函,革献辑48页122】 国家主义并非人类社会的福音 (1919。12。1)  要晓得国家是世界进化过渡的一种组织,后来一定不必要的。国家主义就是政治野 心家借来作一种「欺世诬民」的手段,并非人类社会的福音。何以见得呢?强者用来 侵略,固不消说了。就是弱者因受压迫,急不能择,拿国家主义来维持他的生存, 抵抗他的危险,唤起民族自觉,促进民族努力,固然可得一时的效验。但是效验到 了表着的时候,他的民族,便养成一种排他性,自大性,睥睨世界的野性出来。那 时政治野心家,迷信政治的万能,又要利用这个机会,再进一步,高唱「帝国主义」, 「超人主义」,「军国主义」来发挥扰乱世界残贼人类的手腕。 【闽 星 发 刊 词,《闽星半月刊》第1卷第1号】 民国前途之忧, 不在腐败官僚, 而在维新人物 (1921。5。13)  炯明奔走国事,销磨半生,空抱救国之心,毫无益民之实。治丝益乱,制锦实 伤, 追念前尘,每怀忏悔。加以政途龌龊,党派纷歧。耳所闻者,皆福利之言。目 所见者, 半盗跖之行。故民国前途之忧,不在腐败官僚,而在维新人物。 炯明侧 身军政两界,日与为缘,既乏拨乱之才,又难抑狷介之志。 精神痛苦, 莫可言宣。 【呈孙中山请辞陆军内政两部长职文,华字1921。5。14】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甘肃省“家电下乡”活动的观察和思考—-人民网强文节选

2009年04月22日14:34 来源:《甘肃日报》 from http://unn.people.com.cn/GB/22220/150400/9175520.html ————————————————————————————————– 2008年,甘肃省农村居民人均现金收入2986.3元,扣除用于生产和生活的费用支出,人均只余140.4元。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讲,买一台价格2000多元的家用电器,其经济压力与城里人买一辆普通小汽车差不多。只有在乔迁新居或者年轻人结婚时,他们才会拿出多年积蓄或通过向亲朋好友拆借,购买一台彩电(个别条件好的还会买台冰箱)。 然而,尽管甘肃省大多数农民的生活还不富裕,但他们改善生活条件、提升生活质量的愿望相当强烈。对1800户农村居民的统计调查表明,在洗衣机、电冰箱、彩色电视机等12种家庭主要耐用消费品中,有购买意向的有1125户,占65.2%。其中洗衣机、电冰箱、手机、彩色电视机、摩托车和家用电脑的需求排在前六位。 由此可见,甘肃省农民普遍拥有家电数量少,结构单一,并非他们不想买,而是缺乏实际购买能力。 省经委一位负责人认为,要把农民的购买欲望变为购买行动,必须从他们的实际需要着眼,站在农民的角度分析、判断农村的消费市场才行。从眼下甘肃省农民的收入水平看,要让他们家家换新电视机、购买电冰箱并不现实。洗衣机在甘肃省农村的用处也不大。有水的地方,一般农民家庭在村口河边或水塘边就可解决洗衣问题,而缺水的农村也不用洗衣机,原因是费水。同样道理,农民日常吃的蔬菜都是自家地里种的,没必要特意买台冰箱来存放。因此,在选择下乡家电的品种时,需要进行认真调研,既要保证现在下乡家电的品种,更要组织研发、生产农民生活中确实用得上也买得起的产品,从“需要”入手,使农村消费市场快速而有效地“动”起来。 ————————————————————————————————— 看完原文只能说,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生活着一群神奇的妓者…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Zero-sum game

  三十年来,我们玩的不过是一场Zero-sum game罢了,所谓“槽里无食猪拱猪”。众神的黄昏太玄妙了,我们也许只能看到奇迹的黄昏。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