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有关吴晗的两个故事

这两个故事都发生在民国时期,上个世纪40年代,吴晗由研究历史转为关心时事政治,走上反蒋的道路。1943年在昆明参加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为中国民主同盟)。1944年任民盟中央执委、民盟云南支部机关刊物《民主周刊》主编。45年后,投入反内战、反独裁的民主运动,专门写文章批判国民党、蒋介石的“罪恶”,仅1946年就撰写了数十篇杂文(这些杂文在文革时成了吴晗反革命的证据)。 1946年的5月,吴晗的夫人袁霞因病要到上海做手术。那时从昆明乘飞机到上海必须转道重庆,昆明到重庆每周只有两次航班,机票相当紧张。吴晗天天跑航空公司,跑了二十多天也没有买到机票,急得没办法。此时,正好罗隆基从重庆来到了昆明,他给吴晗出了个主意,由他给航空公司经理写信,就说张学良要学明史,莫德惠建议由吴晗来教他。莫德惠当时是制宪国民大会代表,和张学良是旧交,时常去看望张,说是他的建议也顺理成章。这样做了以后,结果,第二天吴晗就买到了机票。后来吴晗提起这件事,说罗隆基“多年来听够了谎话,也学会了无伤大雅的一套,替他编了一套听了让人笑断了气的幽默故事。” 吴晗的另一个故事也发生在46年,那时王冶秋在国军将领孙连仲处作少将参议,专干挑拨国军将领同蒋介石间的矛盾,策反孙连仲的工作。后因秘密泄露,余心清(在孙连促处任设计委员会主任,配合王冶秋作策反孙连仲的工作)被捕。余心清被捕后,王冶秋当天冒着大雨逃到吴晗家。第二天,吴晗找来自己的蓝布衫、破毡帽和一副墨镜,让王冶秋化装后逃往中共占领区。 几天后,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奉北京国民党党部指示找吴晗谈话。梅说:“王冶平是中共党员,你怎么帮他逃回解放区?”吴晗反问说:“谁说的?”梅说是国民党党部通知,余心清已经供出了王冶秋是吴晗放走的。吴晗说:“那就奇怪了,请问是余心清被捕在前还是王冶秋逃走在前?”梅说余心清先被捕,王冶秋后逃走。吴晗说:“那才真怪,天下哪有这个道理,余心清已经被关在牢里,怎么会知道我放走了王冶秋呢?”梅无话可答,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相信这两则故事会对人们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提供一些启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约翰。克里斯朵夫节选

  怀疑一切的人,往往具有最坚定的信仰;但是在群众眼里,这个讽刺的面具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却把它们弄糊涂了。刚强有力的谎言,就比贫血的真理更能讨群众喜欢。 最真诚的人现在宣传的遥远的未来的真理,或许在一百年或者两千年之后有益的,但在目前只能折磨心灵,灼伤心灵。 …他(电器工人奥托)精神上是人道主义者,表皮却是权威主义者,内心是无政府主义者,实践上只是个懦夫。   ——————————————————— 几张Ayumi Hamasaki的图片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Angels & Demons 观后感

  1.  好多的广告。汽车,电子产品之类。 2. 反物质炸弹只用一个小管子就能装下,管子两段的两块普通电磁铁使用电池就可以产生足够的磁场来限制反物质。。。 3. 小帅哥最后带着炸弹上直升机空爆的情节. 在地下室的爆炸危害要比空爆小很多. 直升机升限不超过3000米,原子弹为了取得最大杀伤效果都是在500-1000米高度进行空爆…. 4. 梵蒂冈的特警很轻易的就被坏人全部干掉… 5. 定时炸弹上有摄像机通过无线传输把信号传到特警总部,特警居然不能通过无线电定位快速确定位置,还要用分区停电的办法… 6. 没有看到Angels,也没有看到Demon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罐子里养王八”的北大精神

北大又要参加国庆的群众游行了。报载,今年的国庆群众游行北大已经报名参与,人数达到了3600人之多。北大相关领导表示,本次参与要严查私打横幅的行为。多年前那个著名的“小平您好”之横幅,其实是当时北大几名生物系学生的杰作,不是北大校方的所为。所以,“北大不支持学生在国庆游行时私打横幅。出于和谐稳定考虑,今年北大将继续严查此行为。”(《法制晚报》) 当年毛主席对北大作出“庙小神仙大,池浅王八多”的评论时,好歹这个水池里的王八还是“多”的;半个世纪之后,北大就只能算是“罐子里养王八,越养越抽抽”了。主席老人家倘若在天有灵,恐怕还会有些失望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随笔

    以自由的名义撞响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晨钟;在民族精神的废墟上,重建我们心灵的家园。   ——一个嘲笑理想,推崇庸俗的社会的确需要文化的复兴。顺便谈谈理想,这真的是一种奢侈品。“天地之间唯理想永存”,雨果在《悲惨世界》里借国民公会代表G之口讲出,当然有些不敬神之处。不过如果他得知现在很多年轻人把毕业之后能拿到的年薪多少也称之为“理想”,一定会很吃惊的。   十年教训,君子成军,溯数千载祖雨宗风,再造英雄于越池;九世复仇,春秋之义,愿尔多士修鳞养爪,毋忘寇资满中原。   ——当年光复会领导人陶成章,徐锡麟在大通师范学堂内设此楹联,激励年轻学生报国之志。   吾人不远万里 , 乘长风 , 破巨浪 , 离家去国 , 易苦以甘 , 津津然来留学于日本者 , 果何为也哉 ? 留学者数千人 , 问其志 , 莫不曰 :" 朝政之不振也 , 学问之不修也 , 社会之腐败也 , 土地之日狭也 , 强邻之日薄也 , 吾之所大惧也。   ——当年在赴日留学生中广泛流传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神奇的中国 (1)

专家组称吉林化纤千余人不良反应乃“心因性因素所致” —————————————————————— 上千人一起妄想症——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了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15日04:04 中国青年报视频:吉林发生一起不明气体引发不良反应事件    本报吉林市5月14日电(记者 彭冰)吉林化纤集团职工于4月23日起陆续出现原因不明的身体不适反应,161人先后入院治疗。今日,负责调查此事件的卫生部医学专家组做出最终结论:可以排除化学物质的毒性所致,主要与心因性因素有关。   吉林化纤职工出现群体性身体不适反应后,卫生部于5月10日派出化学中毒、职业病防治、神经内科等各领域权威,与省市专家联合组成了医学专家组。几天来,经过对事发现场的细致调查和对入院患者的巡诊检查,并结合相关资料,经认真分析讨论,专家组成员得出了如上结论。   针对事件的定性,专家组成员、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张寿林教授介绍,虽然病人集中在同一工厂,但分布在不同车间、发病时间不一致、病人主诉闻到不同的异常气味,临床表现也没有特征性、规律性和一致的损伤靶器官,未见确切的阳性体征,心电等辅助检查结果也没有相关的临床意义。同时,化纤厂环境空气中有害物质检测结果未显示超出国家标准,与急性化学中毒的发病特点不符。   专家组认为,此次事件可以排除康乃尔公司生产过程中逸散到空气中的有害物质,如一氧化碳、硫化氢、苯胺、硝基苯、苯、硝酸等引起的可能性。其理由是:(1)现场空气中以上物质的监测结果均未超过国家卫生标准;(2)康乃尔公司的苯、苯胺、硝基苯、硝酸车间距化纤厂较远,且化纤厂职工出现不适反应的车间分散,最近的距离为72米,最远的为1000米,与康乃尔公司距离远近无明显相关;(3)康乃尔公司职工未发生身体不适反应;(4)康乃尔停产后,化纤职工身体不适反应仍有发生,且人数较前增加。   据化纤集团提供的有关《汇报》,该集团公司主要职业危害因素为二硫化碳、硫化氢和丙烯腈,“此次职工发病高峰期间,化纤集团在日常监测的同时,又加大了对有害气体的监测力度,尤其是对危化品的储存、输送设施都加大了监测频次,并进行了拉网式排查,至目前,未发现异常”。同时,据了解,吉林省环境监测中心、吉林市环保监测站,以及省、市职业病防治院的有关监测数据也显示车间和环境空气中有害物质浓度未超过国家卫生标准。   今天下午,在卫生部专家组通报调查结论后,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职业病研究中心教授赵金垣,接受了各家媒体的采访。这位国家医学权威说:“从医这么多年来,我还是头一次亲身遇到这么大规模的群体性心因性疾病现象!”   有记者问,此次患病职工主述症状为头晕、头痛、恶心、呕吐、周身无力,个别有抽搐现象,这与一氧化碳中毒或苯中毒症状具有一定相似性,是否能完全排除化学物质中毒?   赵教授说细菌感染、物理性病变,或遭受一定打击,都可能导致出现以上症状。打一个比方,感冒可以导致头痛,但不能反过来说,头痛就一定是感冒。慢性苯中毒,可能会出现类似症状,但此次是突发性事件,而急性苯中毒的表现是兴奋,类似醉酒后的状态。   化学物质中毒,有一个特点:接触剂量越大,反应越强烈,脱离有毒环境后,症状减轻,但在吉林化纤集团患病职工中看不到这个特点。而且,一般而言,如果是同一个固定病因,其打击靶标应当一致,但这些病人的症状都不同,患者的不适表现涉及全身各个器官。神经就像电路,可以精确查出问题所在,许多病人主诉症状都非常重,但给他检查时几乎查不到什么,包括实验室检查也查不出来。如果说因某一化学物质中毒,从医学角度完全不能解释这些病状与体征,同时,环境检测结果也表明有害化学物质浓度并未超标。   赵教授表示,以上这些问题,让专家组成员有很多困惑,大家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没有一名医生不想把病人治好的,我们肩负国家的重托到吉林来,连个病因都找不出来,怎么有脸回去?但确实找不出化学物质中毒的病因。   今天上午,记者在吉林化纤集团长丝五车间采访期间,袜套间一名年轻女工又突然晕厥,被火速送往医院。据了解,自该事件发生以来,不仅患病职工及家属遭受身心双重煎熬,吉林化纤集团与康乃尔公司也均遭受不同程度损失。   据吉林化纤集团党委副书记楚国志介绍,该集团腈纶纺纱厂自4月27日已全部停产;长丝三纺的三个车间于5月12日停产;此外,子公司奇峰公司的毛条车间20条铁丝生产线也陆续停产。据初步估计,直接损失已达40万~50万元。   康乃尔公司副总经理王大祥告诉记者,停车半个月来,该公司每天损失100多万元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三国演义节选

第六十四回 刘备率军入侵益州,刘彰部屡战不利,从事郑度献“坚壁清野,人民战争”的策略,刘彰云:“不然,吾闻据敌以安民,未闻动民以备敌也。此言非保全之计。“ 真可谓是仁德之主。当然,像刘备这样的野心家对此是不齿的。正如斯大林的名言:“死一个人,是个悲剧;死一百万人,只是个统计。” 第九十三回 诸葛亮骂王郎:“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 可谓淋漓尽致,大快人心。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