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吴晗的两个故事

这两个故事都发生在民国时期,上个世纪40年代,吴晗由研究历史转为关心时事政治,走上反蒋的道路。1943年在昆明参加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为中国民主同盟)。1944年任民盟中央执委、民盟云南支部机关刊物《民主周刊》主编。45年后,投入反内战、反独裁的民主运动,专门写文章批判国民党、蒋介石的“罪恶”,仅1946年就撰写了数十篇杂文(这些杂文在文革时成了吴晗反革命的证据)。

1946年的5月,吴晗的夫人袁霞因病要到上海做手术。那时从昆明乘飞机到上海必须转道重庆,昆明到重庆每周只有两次航班,机票相当紧张。吴晗天天跑航空公司,跑了二十多天也没有买到机票,急得没办法。此时,正好罗隆基从重庆来到了昆明,他给吴晗出了个主意,由他给航空公司经理写信,就说张学良要学明史,莫德惠建议由吴晗来教他。莫德惠当时是制宪国民大会代表,和张学良是旧交,时常去看望张,说是他的建议也顺理成章。这样做了以后,结果,第二天吴晗就买到了机票。后来吴晗提起这件事,说罗隆基“多年来听够了谎话,也学会了无伤大雅的一套,替他编了一套听了让人笑断了气的幽默故事。”

吴晗的另一个故事也发生在46年,那时王冶秋在国军将领孙连仲处作少将参议,专干挑拨国军将领同蒋介石间的矛盾,策反孙连仲的工作。后因秘密泄露,余心清(在孙连促处任设计委员会主任,配合王冶秋作策反孙连仲的工作)被捕。余心清被捕后,王冶秋当天冒着大雨逃到吴晗家。第二天,吴晗找来自己的蓝布衫、破毡帽和一副墨镜,让王冶秋化装后逃往中共占领区。

几天后,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奉北京国民党党部指示找吴晗谈话。梅说:“王冶平是中共党员,你怎么帮他逃回解放区?”吴晗反问说:“谁说的?”梅说是国民党党部通知,余心清已经供出了王冶秋是吴晗放走的。吴晗说:“那就奇怪了,请问是余心清被捕在前还是王冶秋逃走在前?”梅说余心清先被捕,王冶秋后逃走。吴晗说:“那才真怪,天下哪有这个道理,余心清已经被关在牢里,怎么会知道我放走了王冶秋呢?”梅无话可答,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相信这两则故事会对人们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提供一些启示。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有关吴晗的两个故事

  1. says:

    太深奥了,应该有怎么样的启示?你躺在床上,真是看了很多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