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9

Tribute to Neda—- one life lost for a greater cause

          这样的年轻生命被暴政所摧毁的场面,大家应该是并不陌生的。几千倍上万倍于此生命的毁灭人们也已经是熟视无睹。但是,就连所有的压迫者都很清楚这样一条真理,他们的暴行并不是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暴政统治阶层往往是戈培尔的信徒,所谓谎言重复一千遍,也就成了真的。很可惜,正如林肯所说,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一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华丽的假日

战斗,我们必死无疑;逃跑,我们至少还能活,年复一年,直到寿终正寝。你们!是否愿意用所有这些苟活的日子去换取一个机会,就一个机会,那就是回来告诉你们的敌人,他们可以夺去我们的生命,但他们永远不能夺去我们的自由。     ——电影《勇敢的心》中苏格兰民族英雄威廉·华莱士的一段战前动员演讲 1980年5月20日,下午一点正,韩国光州市省政府广场上的高音喇叭突然播出韩国国歌,霎时间,这首悲壮的苏格兰民谣回荡在韩国第三大城市的上空。20分钟之后,军队的枪声大作,站在游行队伍前面的学生和市民如落叶般纷纷倒地。这不是电影,却远比电影更惨烈、更震撼,这可怕的一幕永远铭刻在了韩国乃至全世界为自由而战的里程碑上。 韩国人是有血性的, 中国的大学生远没有韩国学生的韧性和血性。他们的前辈在三十年前的英勇壮举为韩国开创了一个光明的未来。相比天朝的这些庸庸碌碌为毕业之后的年薪奔波终日,只会躲在电脑屏幕后面骂棒子的大学生,何异天渊。 美国在三十年前的惨案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美国国务院发表"不能坐视韩国的无秩序和混乱"的声明,公开支持韩国政府派兵镇压光州起义。有了美国的明确授意后,数千名全副武装的韩国军人才开始对光州起义者进行最后的清剿。这种短视行为只能让人感叹,所谓美国拯救世界,谁来拯救美国?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奴性,怀疑与原则

        什么是奴性?典型的奴性表现就是一个人虽是奴才的身份,却充满着“主人翁”的意识,比如主人家今年的GDP又增加了几个百分点,奴才便会十分兴奋,尽管分给他的仍然是那些残羹冷炙;主人家的恶狗又在外面伤人时,奴才就觉得无比荣耀,认为这才显出了他的威风;主人用在奴隶身上压榨来的钱在外村开了一家新字号,奴才兴奋得简直要心脏病发作了,“我们奴隶终于站起来走向外村了!”。当有人向他指出自由的方向时,他却勃然大怒,认为这严重侮辱了他作为一个奴隶的“尊严”。人的奴性与犬儒主义是天生的伙伴。奴才的特点便是毫无原则,热衷投机,或者说,热衷于在奴隶主制订好的原则内“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奴才从来不会嘲笑什么,当然,善良除外,这被他们称为幼稚;相反,奴才会热爱现实中的一切,毫不怀疑奴隶主的一言一行,时刻不忘从奴隶的生活中发现出美来;并不是说他从心底相信这些,而只是出于一种投机的需要罢了。奴性对于人的最大伤害,不是在日常生活中,而是在于人的理想。奴才的最大理想,不过于通过在奴隶主设定好的游戏规则内“奋斗”,最终成为一名管家,包税人或者收租者。当人们向他介绍一个他所从未经历过的自由世界时,奴才充满恐惧:“一个没有奴隶主的社会?谁来管理我压迫我啊?真是一片混乱”的确,这对充满奴性的人来讲,确实是骇人听闻的。         怀疑则是造物主赋予人类最宝贵的天性之一。怀疑一切的人,往往是具有最坚定信仰的人。正是由于他们有着最崇高的理想,才会对现实充满怀疑。而创建一个奴才们所从未见过的世界正是怀疑者的任务。然而,怀疑者们从来都不能放弃去挽救奴才的任务,就像牧羊人从来不会因为羔羊身上有癣疖而放弃它一样。更何况,这是怎样的一群羔羊啊!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