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六十大寿庆典的若干考证 (转载)

zz from http://light-hope.blog.sohu.com/132603219.html

先来些通俗的,电视剧里有这样一段台词,

慈禧说:   就拿这万寿庆典来说吧。知道的人说我该享享福了,不知道的人骂我穷奢极欲,谁个又知道,我这也是为的江山社稷的一片苦心哪!寻常老百姓家的老太太六十大寿,办得风光热闹,左邻右舍就会说这个老太太好福气,有面子,这户人家在这一带就做得起人。百姓如此,国家更是如此。要是连我的生日都过寒酸了,不但连我面子没地方搁,朝廷的面子也没地方搁,还怎能体现大清国海晏河清、国泰民安?同治中兴以来的兴旺气象都跑到哪儿去啦?这样一来,不但洋人瞧不起,连老百姓也瞧不起。洋人瞧不起你,他就欺负你;老百姓瞧不起你,他就不服你。这样就会出事,祖宗的基业就会毁于一旦!这些个道理,你们是真不懂?假不懂?还是不想懂啊?我看你们是不想懂!也就是说,你们做儿子的孝心,臣子的忠心,都让野猫子叼去当臭鱼干给吃了!好吧,今儿个我把话也撂这儿了,谁要是让我这个生日不舒坦,我就让他一辈子不舒坦!

在清王朝最后统治中国的几十年中,中国可谓是发生了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鸦片战争,中日甲午海战以及后来的八国联军侵华等。一个腐朽的王朝不但不能认识到社会和国家的危机,而且还在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时大搞特搞庆典,以至后来清王朝覆灭,这是注定中的事情,也是独裁王朝不能逃避的轮回。

为搞慈禧太后六十大寿,占用海军经费,是甲午海战惨败一个重要原因。现在一个智力平平之辈都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当时的统治都却没看到呢?难道当时的人与现在的人智力有这么大的差别?当时的高智高的人远不如现在普通智高的人?难道仅因为腐败,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空前的危机。如果当时知识层、官僚层多数人都意识到严重的生存危机,慈禧太后一伙人还能搞大寿庆祝?何况甲午战败还有可能危及她的政权及性命,这只能说明当时她没有意识到危机或对危机的严重性认识不
够。

其实则不然,很多历史学家都这样认为,慈禧搞六十大寿的主要目的是来掩饰大清王朝内心的虚弱,大清在风雨飘摇中度过了将近200多年,到19世纪末,已经是油灯枯尽,尽管有像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以及张之洞这样优秀的裱糊将来维持,以苟延残喘,但大清已经气数已尽,谁也无法阻挡历史的车轮。

慈禧在中日甲午战争吃紧的时候,大搞六十花甲庆典,无非是一种掩饰和自欺欺人,泱泱大国,对外可以软弱无能,对内是决不能手软。盛大庆典是为满足帝后们的文化娱乐需要。在繁忙的政务之余,在宫闱内永无休止的争斗间隙,他们也需要暂时的麻痹与休憩。

。。。。。。

仅就慈禧作为皇太后而言,操办一次规模盛大并隆重的60庆典活动是人之常情,完全符合中国的文化传统。可问题是慈禧的60大寿正值国力衰微内忧外患之时,在国难当头的关键时刻理应收敛私欲,同仇敌忾,奋起抗敌;还是为逞一己之贪欲,而置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于不顾?然而老佛爷选择了后者,她的60大寿非比寻常,竟然成为清政府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

当有人建议停止颐和园工程、停办点景,移作军费的时候,慈禧太后却非常生气,说:“今日令吾不欢者,吾亦将令彼终身不欢。”
筹备工作当然是不能怠慢的,早在光绪18年(1892),光绪帝即颁下上谕,提前近两年为慈禧的六旬生日作准备:“甲午年,欣逢(慈禧太后)花甲昌期,寿宇宏开,朕当率天下臣民胪欢祝嘏。所有应备仪文典礼,必应专派大臣敬谨办理,以昭慎重。著派礼亲王世铎、庆亲王奕劻,大学士额勒和布、张之万、福锟,户部尚书熙敬、翁同龢,礼部尚书崑冈、李鸿藻,兵部尚书许庚身,工部尚书松溎、孙家鼐,总办万寿庆典。该王大臣等其会同户部、礼部、工部、内务府,恪恭将事,博稽旧典,详议隆议,随时请旨遵行。”(《皇太后六旬庆典档案》)

。。。。。。

慈禧六旬庆典的正日是光绪二十年十月十日,而是年的六月二十三日(1894年7月25日),日本不宣而战,在牙山口外丰岛附近袭击并击沉清朝运兵的商船“高升号”,船上七百余人全部遇难。七月一日(8月1日)中日正式宣战。八月十八日,日本海军在鸭绿江口的大东沟海面挑起了黄海大战,北洋海军顽强抵抗,统帅丁汝昌负伤,“致远号”等四艘战舰被击沉,几百名北洋海军官兵壮烈殉国。九月二十六日(10月24日),日军渡过鸭绿江,大举侵入辽南,随后向大连、
旅顺进犯。

前方战事吃紧,军费开支屡屡告急,而慈禧却为自己的生日庆典大肆挥霍,朝中部分官员产生不满情绪,他们纷纷上书,呼吁停止庆典工程,将祝寿费移作军费。户部尚书翁同龢更是在奏折中历陈户部筹款之艰难,请求停止“以后寻常工程,其业经兴办之工毋庸停止”(《翁同龢日记》)。

但从九月二十五日,王大臣以及外省各大臣呈进万寿贡物,拉开了慈禧六旬庆典的序幕。从十月初一起,内外臣工“穿蟒袍补褂一月”,隆重的祝寿活动正式开始了。自此,宫里日日有隆重的庆祝活动,直到十月十七日六旬庆典才告结束。

十月初十日,是慈禧六旬庆典的高潮。这天,宁寿门外至皇极门外设慈禧皇太后仪驾。辰刻,慈禧御礼服,由乐寿堂乘八人花杆孔雀顶轿出神武门、进北上门,至寿皇殿列圣前拈香行礼。又至承乾宫、毓庆宫、乾清宫东暖阁、天穹宝殿、钦安殿、斗坛等处拈香行礼毕,还乐寿堂。巳初,慈禧由乐寿堂乘八人花杆孔雀顶轿出养性门,升皇极殿宝座。礼部堂官引光绪帝于宁寿门中门入,诣慈禧前跪进表文,宫殿《点石斋画报》之“太后圣寿”监侍一员跪接表文,安于宝座东旁黄案上。光绪帝步行至宁寿门槛外拜褥上立,率诸王大臣等行三跪九叩礼。礼毕,还宫。随后,接受皇后、瑾妃、珍妃、荣寿固伦公主、福晋等参拜。礼毕,慈禧还乐寿堂,升宝座,光绪帝诣慈禧前跪递如意毕,皇后率瑾妃、珍妃等诣慈禧前跪如意毕。慈禧由乐寿堂乘八人花杆孔雀顶轿至阅是楼院内降舆,光绪帝率皇后、瑾妃、珍妃跪接、进膳、进果桌、看戏。戏毕,光绪率皇后、瑾妃、珍妃跪送,慈禧乘八人花杆孔雀顶轿还乐寿堂。

如此的规模、如此的欢庆,令亲身参与庆典的翁同龢瞠目结舌,在日记中他写道:“济济焉,盛典哉!”(《翁同龢日记》)

而这一天,日军攻占了辽南重镇大连。国土沦丧、重镇失守、民众惨遭屠戮的危殆时刻,慈禧却在宫中升殿受贺,大宴群臣,并接连赏戏三天。

。。。。。。

当一个王朝把最高统治者的寿诞看得比民族的兴亡还重要的时候,这个王朝就走向了毫无希望的穷途末路。据后来史料披露,日本政府之所以选择光绪二十年发动这场侵略战争,原因之一就是:“日知今年慈圣庆典,华必忍让。倘见我将大举,或易结束,否则非有所得,不能去也。”(《李文忠公电稿》)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