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引言 (转载)

圣雄甘地说:一个败坏的社会一旦物质替代了精神,甚至鄙视精神的时候,最大的历史悲剧——哀莫大于心死——也就上演了。那就是:有政治而没有原则,有财富而没有勤奋,有商贸而没有道德,有娱乐而没有良心,有教育而没有品德,有科学而没有人性,有崇拜而没有献身。

剑桥大学客座教授的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说:“历史并非清白之手编织的网。使人堕落和道德沦丧的一切原因中,权力是最永恒、最活跃的。权力腐蚀人,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蚀人。”

“在一次一次地从利益集团分得一杯残羹的过程中,知识分子本身的贞洁感,或者说道德感,也在一次一次地被剥夺。”在知识分子精神总体堕落的带动影响下,是整个民族精神的沉沦。受贫富两极分化日趋严重的冲击,社会底层和弱势群体中间,流氓意识总爆发、大泛滥。“饱暖思淫逸,饥寒生盗心”。没有了精神追求、道德约束,天理和良心再也阻止不了人性中的“恶”的大发作。

欧里庇德斯有言:“所谓奴隶,就是一个不能发表自己思想观点的人。”

米兰主教安布罗斯说:“没有比腐蚀心灵、束缚意识更可恶的事了。”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儿说:“人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人最崇高的欢乐就在于思想。”

马克思所说,“他们(人民)不是在政治上有时陷入迷信、有时什么都不信,就是完全离开国家生活,变成一群只爱私人生活的人。”

鲁迅在《论睁了眼看》中说:“中国的文人也一样,万事闭眼睛,聊以自欺,而且欺人,那方法是:瞒和骗。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著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但却又觉得日见其光荣。”

“民族主义”是骗子和无赖的最后堡垒。——列宁。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