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最大的威胁不是人造全球暖化,而是生态法西斯主义 (zz)

eco-fascism

(本文原载卡托通讯,2007年夏,第5卷,第3期。Václav Klaus从2003年开始一直是捷克共和国的总统,这是他2007年3月9日在卡托研究所作的演讲。选择周刊编译)

环境保护主义据我观察,是对个体自由的第三个主要威胁。具体来说,我确实理解对最终环境恶化的担心,但我也看到了环境保护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所带来的问题。

环境保护主义只是假装解决环境保护问题。在其人与自然友好术语的背后,环境保护主义的信徒野心勃勃,试图从根本上重组和改变世界、人类社会以及我们的行为和价值观。

毋庸置疑,为子孙后代合理保护自然是我们的责任。然而,环境保护主义意识形态的追随者们不断向我们呈现各种灾难性的情景,试图说服我们实施他们的思想。这不但不公平而且极其危险。在我看来,更危险的是,他们被多次驳斥的预测都打着准科学的幌子。

形成环境保护论者意识形态的基础是什么信仰和假设呢?

■怀疑自由市场无形之手的力量,相信国家干预的全能。

■对于有效保护自然方面,忽视经济机制和制度的重要和强大影响,主要是产权和价格的作用。

■误解资源的意义,误解潜在自然资源和可以应用于经济的真实自然资源之间的不同。对技术进步保持马尔萨斯的悲观主义。

■相信人类活动受外部性支配。

■宣传所谓的未雨绸缪原则。这种原则最大化风险规避,却没有关注成本。

■低估长期收入增长和福利改善,导致需求从根本上向环境保护转移,表现为所谓的环境保护库次涅茨曲线。

■错误计算未来,几个月前大肆宣传的《斯特恩报告》就是明显的证据。

所有这些信仰和假设都和社会科学有关,而不是自然科学。这就是为什么环境保护主义不像科学的生态学那样属于自然科学,而可以归为一种意识形态。然而,一般人和许多政客都不理解这个事实。

全球变暖的假设以及该过程中人类的作用,是环境意识形态最后也是迄今最有力的体现。这为环境保护主义者带来了很多重要的“优势”。

■由于全球气候的复杂性以及长期、中期、短期趋势和原因的混合,对全球变暖现象进行经验分析是非常复杂的。

■环境保护主义者的论证不是基于基本的经验测量或实验室实验,而是基于复杂的模型试验工作。这涉及很多缺乏依据的假设。这些假设通常很隐蔽,也没有得到充分的推断。

■全球变暖假设的反对者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在这个事件中,我们所在的世界充斥着外部性。

■人们通常都只注意和记住不正常的气候现象,而不是正常的发展和缓慢的长期趋势和过程。

这里,我不打算提出驳斥那个假设的论点。我所发现的更加重要的是,反对环境保护主义者操纵人们的企图。他们的建议将会使我们倒退到中央集权和受限自由的时代。因此,我们的任务是,在意识形态的环境保护主义和科学的生态学之间作出区分并划清界限。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